2015年4月17日 星期五

靠北古文 - 蘇軾【前赤壁賦】


半夜與友人倪先生討論蘇東坡的大作【前赤壁賦】有感,以前高中讀這篇古文只是死背,現在從頭再看一次反而發現很多不合理和邏輯奇怪之處,例如吹簫的客人到底在笑三小... 不禁婊興大發,寫偏廢文來靠杯一下這篇被譽為蘇軾的思想境界逐漸臻於儒釋道融匯大成的徵兆,而其文學成就則繼承和廣大了蘇軾一貫的氣度與風采,逐漸成為中國文化中最著名、評價最高的作品之一。 (維基百科說的)

先來複習一下原文吧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撃空明兮泝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
  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麋鹿;駕一葉之扁舟,擧匏樽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客喜而笑,洗盞更酌。餚核既盡,杯盤狼藉,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我的翻譯如下,本人評註用灰色表示

壬戌年的秋天,七月十六日(是在寫日記嗎?),蘇東坡和一群朋友去赤壁下游划船。清風吹來,水面卻沒有任何波動(超自然現象?),蘇東坡舉起酒杯邀客人喝酒,然後開始朗誦詩經的【明月】、【窈窕】,過了不久,月亮從東邊升起、在南斗星還和牽牛星之間游走,江上起了大霧,水面和天空混成一體(好個良辰佳景!),蘇東坡和他的朋友們就這樣任由小船在江上隨意飄來飄去,自己覺得宛如凌空飛行一般(超能力?)、不知道要飄去哪(顯然無法控制超能力),覺得身體輕飄飄的,像是獨立於世俗塵囂之外,簡直快要成仙了(合理懷疑他們在船上吸毒嗑藥才有這種幻覺)

就在這時候大家喝酒越喝越 Happy,就拿起船槳邊敲打小船邊唱歌(危險動作小朋友不要模仿),歌詞是這樣的:
「蘭木做成的漿,打著水中月光,逆行而上波光粼粼。我突然發春了,思念著身在遠方的美人。」此時有一位會吹洞簫的客人,開始吹起蕭來和聲伴奏,吹奏的聲音有夠難聽、五音不全,像在辦喪事、吹狗螺,餘音在江上裊裊不絕於耳,能召喚水底的蛟龍,能讓寡婦為之哭泣。

蘇東坡本來自己清唱很高興,結果這個不速之客突然吹簫就算了,還吹得很難聽(可能是拍子不準、Key 不對),所以蘇東坡就臉色大變、變得像大便,問這廝:「你是在衝三小?」

吹簫的客人居然不知適可而止,回答道:「『月明星稀,烏鵲南飛』這不是曹操的短歌行嗎(他媽的人家在朗誦詩經你跟人家在講魏晉詩詞...),我們現在這地方向西可以看到夏口,向東可以看到武昌,山川綿連,一片綠景鬱鬱蒼蒼,我想起來了啦!這個地方就是當年曹操被周瑜困住的地方啊!曹操當年攻下荊州,直下江陵,他的戰艦順流向東行,吼~一艘一艘相連有個千里之長,船上軍旗何其壯觀,多到可以遮蔽整片天空 (難怪赤壁之戰曹操打輸,原來是因為士兵將領沒曬到太陽缺乏維生素D),曹操在赤壁之戰前夕橫握長茅,還吟了首千古絕唱的【短歌行】,此等人物簡直是蓋世英雄啊,現在又死去哪了呢?更何況像我們這種小咖,做些捕魚、砍柴的小活,成天跟魚啊蝦啊共處,渾身海鮮腥味,唯一的朋友居然是麋鹿,而且還不是魯道夫不會送我們聖誕禮物。我們搭船出來玩,在船上飲酒作樂,我們人的一生吼~在宇宙間就像浮游一樣短暫,向滄海之一粟般渺小,我感嘆人生短暫,無法向長江一般浩然無窮,我想成仙然後抱著月亮一起老去啊(李白附身?),我知道我無法成仙,於是就把這悲傷的情懷寄託於蕭樂聲中。(吹得很難聽就不要勉強,用講的不行嗎?為什麼要打壞人家蘇東坡吟詩唱歌的雅興?)

蘇軾耐心聽完後說:「唉唷?你也知道水跟月喔?(被打壞興致很不爽酸了吹簫客人一番),江水不停流動,但長江還是在那呀,你沒學過地理嗎?月亮有陰晴圓缺,但月亮本體並不是真的因此變大變小(看來蘇東坡有科學常識),我們從變的角度來看好了,那我跟你講啦,天地萬物沒有什麼會永垂不宿(黃國倫你寫紅豆偷哏被抓包了喔),那反過來,我們從不變的角度來看,我們和天地萬物都是永恆不變的,你又何須羨慕?而且天地萬物都有各自的所有者,我們也不是想拿就拿得到,如果不是我們的,我們一絲一毫都不能拿取,只有像是江上的清風明月,我們聽到就是美妙的樂聲(大自然就是我的卡拉OK點唱機,你在那邊吹簫伴奏個屁啊?)、眼睛看到就是美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這是大自然賞賜我們的無窮寶藏啊!(欸,蘇東坡啊,你幹嘛偷李白【春夜宴桃花源序】的哏?),我們可以隨意享受,玩累了就直接睡覺,沒問題的^__^」

吹簫的客人聽完後高興地笑了,大家又把酒杯洗乾淨再續杯,直到酒喝完了,菜也吃完了,杯盤狼藉,大家就在船上相枕而睡,都不知道天已經亮了。

接下來要講這篇文章一些不合理之處還有一些重點

1. 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蘇東坡的一番回答,明明就是有講等於沒講、而且邏輯狗屁不通:為什麼從不變的角度來看我們人類會跟萬物一樣永恆不變啊?難道蘇軾的腦力也發揮到100%跟 Lucy 一樣變成神了?明明就是胡說八道,吹簫的客人為什麼會高興地笑了?究竟是他智商太低?酒喝太多隨便聽聽?還是不想與蘇東坡爭辯?還是此時客人腦力突然發揮到100%領悟了這個道理:"I'm everywhere"?這個問題值得思考...

2. 再來就是文章開頭,江上有清風,為什麼水面卻沒有波動?後面講月亮的部分可以看出來蘇東坡有科學常識,那又為何會在文章中記錄這種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3. 這個客人明顯是個小屁孩,首先根據後代學者考據,寫下前赤壁賦時,蘇東坡和他的朋友們所遊並非赤壁之戰的赤壁,所以後來才有後赤壁賦,這個吹簫的小屁孩明顯吹簫破壞氣氛就算了,還在蘇東坡面前拋書袋胡扯一番地理歷史學問,總之無論是不是屁孩,吹簫的客人的言行在此遊中非常不成熟,更何況當時蘇是被貶官,心情很差想藉酒消愁飲酒作樂,心情好不容易舒緩些、快樂些,這個屁孩居然在那邊破壞氣氛,可謂白目

4. 承上,因為吹簫屁孩白目的言行,蘇東坡也不想跟他認真,所以就隨便鬼扯一番,還偷偷引用李白「大塊假我以文章」的句子,其中又穿插了「東西不是你想拿就能拿,不是我們的我們不可以拿」這種天外飛來一筆毫無相干的話,很明顯蘇東坡已經醉了,不知道在自己在講什麼

5. 我敢肯定吹簫的客人一定吹得很爛,蘇東坡用了一堆形容詞來描述樂聲,但就是沒說好聽,一般來說,飲酒作樂唱歌,還有音樂在歡樂不過,這廝居然才剛吹簫試圖和聲就被蘇東坡制止並質問他:「你為什麼這樣?」而且之後蘇東坡又提出大自然就是我的卡拉OK點唱機,顯然蘇東坡完全不想聽客人吹簫,所以一定是因為客人吹簫技巧很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